小野寺

你不知道 我想把星星和繁花都给你

【文野乙女】星野

    我与太宰先生走在田野间,他在前面引路,牵着讨厌虫蛙的我。静谧的夏夜难得的出现了繁星遍布的天空景色,太宰先生应景地穿了有亮色星点点缀的墨色羽织,踩着木屐在田间小路上与我闲聊。他硬是用甜言蜜语把讨厌散步的我唬弄了过来,比起散步更加讨厌虫子和青蛙的我为了保护自己,特地穿上了厚厚的长袜和运动鞋,把自己的腿部包裹得里三层外三层。太宰先生是毫不介意的,他仍旧是微笑着紧紧拉着我的手,另只手的食指指尖通向那明亮星夜,他美丽的鸢红色双眸像是绽放的花朵,让我无法移开双目片刻。在我心目中,银河星空和乡间田野算什么呢,太宰先生才是令我沉醉的。

    走了很久,我们两个早已远离了灯火通明的村子。太宰先生找到了一块能够歇息的田埂,向我笑着,这里可以坐哟。我靠在太宰先生身边,低垂着眼眸聆听耳边的蛙鸣。身旁的太宰先生握住我的手,数着拍子轻轻在我的手背上敲打。一切都很安静,除了太宰先生的低吟,就连讨厌的蛙鸣都变得悦耳。

【文野乙女】碎裂温柔[黑时宰]

  站在横滨港的海岸线吹风,把落日下波光粼粼的金色海浪尽收眼底,火烧般颜色灼热的太阳把一半身体藏匿于海平线之下,即将与这个世界来一次短暂的告别。晚风温柔地轻拂过耳畔撩起几缕碎发,在整理发型的同时也想要让自己也沾染上这夕阳的余晖。太宰君仍旧是穿着他那一套规规矩矩的黑色西装,但是他本人却没有规规矩矩地穿上它。把外套搭在肩上,露出缠绕在手臂上一道一道的白色绷带,我问过他好几次为什么这样,但他的回答和他被遮盖的右眼一样看不清楚。他的眼眸是调色盘,调配出了这天际最绚烂的色彩,揉碎后重新拼凑,最后在他鸢红色的瞳孔中绽放出来。很美吧,太宰君说,语气中是我从未听过的只属于他的温柔。我点了点头,是啊,很美。天空色变成了纯粹的橘红,云朵也像渺茫的绒羽一样沉入这片暮色。但是啊,我觉得,有比这个更美丽的事物呢,太宰君如是说道。他把脑袋转向我,棕栗色的微卷发蓬松着,眼中仍然是那片璀璨。我一时失神。太宰君伸手轻抚我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,手指缠绕着暖热的温度,不经意间,他突然向我靠近,他的嘴唇在我唇上擦过,留下了淡淡的香气,我因他突如其来的亲昵而愣住,眼中映照的只有他嘴角上扬的那抹弧度。

【黑篮乙女】赏味期限(R)

    如同火焰燃烧的炽热游弋于两人肌肤之间,手指像是幼猫的挠碰般描摹着肩胛骨的形状。青峰的低嗓是黑夜里的镇魂曲,串联着钻进我的耳膜时刻不停。他没有完全褪下遮蔽我肉身的衣物,玩笑般拉扯着纤细的乳白色肩带惹得面颊一阵通红。青峰钴蓝色的野兽瞳孔中充盈着欲望,拥抱的力度就和他胯间那物体肿胀的程度一般。他脱下自己的白色T恤裸露出精壮的巧克力腹肌,挑起嘴角轻挑地问我,要摸摸吗。我强忍着想要骂他变态的冲动,被他硬拉着手腕贴合到那完美的身材之上,顺着身体的线条一直从腹部游走至胸口,再从胸口移至他干涩的薄唇。青峰伸出潮湿的舌尖坏心眼地舔舐着我颤抖的食指,抬起敏锐的双眼看着因感觉奇异而皱起眉头的我。他另一只手宛如蟒蛇,神不知鬼不觉地窜入我身着的百褶裙之内,他似乎已经打算好了做什么。青峰终于放下我的手指转移目标,带笑的眼睛用来迷惑我的神智,他的嘴唇在我的鼻尖上蹭了蹭,在裙中玩着捉迷藏的手也已经做好了准备。他用他能够被称为宝藏的性感声音在我耳边萦绕。
“怎么样,可以了吧?”

【文野乙女】在星空下许下心愿[芥]

我与芥川君伫立在星空之下。闪耀的星点如同钻石一般镶嵌在广阔的黑色幕布之上,银河的丝绸柔软而又璀璨。夜风吹起他深蓝色羽织的阔袖留下清爽的香气,夏季的蛙声从周围的草丛中低吟着传来。我抬起眼看向芥川君,他黑灰色的眼瞳中装填了亿万星河,把那平日里的灰暗全部点燃为光芒。他的薄唇也有了微笑的弧度,不再是杀人不眨眼的鲜血恶魔。白皙纤长的手指骨节分明,闭上双眼后双手合十竖立在胸前虔诚地诉说心灵。几秒钟后他又重新睁开眼并且把视线看向我,眼中尽是温柔。当我问他究竟许了什么愿时,他摇摇头,说:“秘密。”

【文野乙女】海与晚霞[敦]

遥远天际的最后一抹弱小的蓝被火烧般的粉橘所吞噬,我与他站在海边任凭涨潮的海水打湿我们裸露的皮肤,流动的沙砾在脚底滚动的触感也无所顾忌。腥咸的风从海浪冲来的方向撩拨起少年染上暖色的白发,紫金色的眼瞳中映照了海平线上夕阳所拥有的绚烂。我把手心托付给他,手掌的温度从指尖迅速充满全身。我看见他的脸颊呈现出柔软的线条,英气的少年晕染上绯红的脸上露出经常能够看到的笑容,他的嘴角弧度如此静谧而又安心,透着淡淡粉色的嘴唇张合几下,对着远方和我说出这几个字。
“喜欢你哦。”